乔哦哦

针对辽宁高考

刀笔吏:

应该都看见了,二卷文科辽宁铁c了,564的文科一本线,历史新高吧。

众所周知去年题是很简单的,今年题难度较大,但一本线飙升二十分,跌破众人眼球。

19年辽宁考生很想问,这是怎么了,高考移民管不管了,可是又能问谁呢。

东北三省不景气都晓得,分数线低都晓得,比不了大城市教育大省,但是这么钻空子真的好吗,说到底不公平吧,谁管呢?谁告诉我这事谁管?

以个人为例,今年高考598分,去年截到1500名,今年最高2503名,可?真可?

是不是有人跳个楼投个水服个毒才有人管?

好了我已经错乱,再见。



总有人要对抗不公平

1mol吃土老化石:

我很少在陌生人聚集的平台发表自己的看法。

但如今,我忍不住了。

看今年辽宁省的高考,在同用全国二卷的吉林和黑龙江各段分数线没有剧烈变化的同时,文科分数线有了大幅度上升。

但这明显与考完试后大家哀嚎一片的情况形成了鲜明对比。

是大家都是学婊吗?不是。请看辽宁省的省会沈阳(也是我所在的城市)的文科市状元,竟然离清华北大有二十名左右的距离,而同为教育大市的大连,虽然我了解不深,但是据说成绩也不甚理想。

是教育大市的教育出了巨大的问题吗?应该也不是。

反观今年辽宁省临近的,用相对较难的全国一卷的两个人口与教育大省,山东省缺考四千多人,河北省缺考八千多人,其中文科六千余人,理科两千余人,且河北省七百分以上的人数比去年少了几十人。这情况不禁引人深思。

或许有许多人认为与高考移民以及其背后的利益链条对抗是以卵击石,也更有别有用心者借此机会怪罪没有带出好成绩的学校,进而宣扬他们的严管模式。

但我们不能再忍气吞声下去了。一味地忍让只会让更多的高考移民发现这一机会,而这意味着什么?是让本能去清北的学子去了复交人浙,本能去复交人浙的去了下一个档次的学校,本能去985的去了211,本能去一本的去了二本……这样的连锁反应后果不堪设想。

广东省和天津市的学生和家长已经联名上书了,而我们和他们想要的差不多,无非是公开省里至少前二百学生的考生号,就读学校,学籍所在学校以及学籍变动情况,为了保护个人隐私身份证号不必公布,姓名甚至都可以打码。

即使是以卵击石,我也要尽一份力。

(本文不一定什么时候就会删)